不忍耽誤兒媳 西安一對老人代“植物人”兒子起訴離婚

分享到:

三秦都市報—三秦網訊   25歲的兒子突遭車禍成了“植物人”,懷有身孕的兒媳靠著超強的忍耐力,與公婆一起支撐起家庭的完整。可一年后,老人卻非拉著兒媳到法院,要讓兒子與兒媳離婚。這背后究竟有著怎樣的隱情?帶著這樣的疑惑,近日,西安市未央區人民法院家事法官李欣,走進了這個特殊的家庭。

      幸福小家突遭變故    懷孕兒媳不離不棄

6月27日,未央區法院婚調委接待了一對特殊的當事人。老胡作為“植物人”兒子小胡的法定代理人,非要讓兒子與兒媳小媛離婚。

原來,小媛與小胡都是商洛老鄉,二人常年在西安打拼。2017年9月,兩人經人介紹相識后,于2018年2月走進婚姻殿堂。當時小媛24歲,小胡25歲。小媛性格溫和,孝敬公婆;公婆也把小媛視若己出,疼愛有加;小胡在外務工,辛苦打拼。在街坊鄰里看來,這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幸福之家。

     可天有不測風云。2018年5月,一起交通事故,造成小胡嚴重顱腦損傷并伴有后遺癥,一直處于昏睡狀態,不能言語、大小便失禁。當時小媛已經懷孕6個多月。

看到家中獨子、唯一的頂梁柱成為“植物人”,老兩口幾近崩潰。原本瘦弱的小媛面對這一晴天霹靂,反而表現出作為一名妻子和準媽媽的超強忍耐力。她頂住來自各方的壓力,除了要照顧“植物人”丈夫,還要寬慰公婆、照顧好腹中胎兒。她一再告訴自己要挺住,不僅要讓未出世的孩子看到爸爸,還要讓小胡看到自己的孩子。

     靠著這樣的毅力,小媛和公婆齊心協力撐起了這個家,孩子也順利誕生,讓家里重新有了生機。

不忍拖累兒媳    老人代兒子起訴離婚

經過一年的努力,醫生說小胡能夠存活是個奇跡,孩子也健康長大,而小媛的艱難則被公婆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在他們看來,小媛不能因為兒子耽擱自己一輩子,因此商量著讓小媛與兒子離婚,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然而,這一想法卻遭到了小媛反對,她執意要贍養公婆、撫養兒子、照顧丈夫。

     在老兩口耐心勸慰下,最終小媛與公公一起來到未央區法院。

鑒于該案的特殊性,為了更全面地了解案情,7月1日上午,李欣與人民調解員一同前往小媛家中,法警全程進行錄音錄像。

在家中,他們看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與鑒定報告中陳述一致的小胡:無言語交流、無法應答、不能進食、大小便失禁,生活需要他人護理。為了避免肌肉萎縮,他被“五花大綁”在一塊木板上固定起來,從出院到現在每天要堅持兩個小時。看著可憐的兒子,老胡哽咽地說:“我兒子還不到27歲,就成了眼前這個樣子。我們老兩口也就罷了,兒媳婦還小,我們不能把她‘綁’在身邊一輩子,她以后的路還長呢,就讓他們離了吧!”

     老人擦著眼淚說:“我和老伴唯一的要求,就是孫子跟著我們,讓我們有個念想,希望法官能夠理解。我們保證好好撫養,讓他健康長大!”

兒媳同意離婚    仍認公婆是爸媽

“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無比的心酸。”今天,李欣告訴三秦都市報記者。而小媛抱著兒子也說出了心里話:公公婆婆待她像待自家的姑娘一樣。從丈夫出事到現在,一家人相互扶持著撐到現在。“公公婆婆為我好,勸我說以后的路還長,不能就這樣生活下去。我也想了,他們說得有道理。但就算離了婚,我也不離家,我仍認他們是我爸媽。”她說,孩子是這個家唯一的希望,她同意交給公公婆婆撫養,她每月支付生活費,“現在我要好好打工掙錢,為這個家、為孩子創造更好的條件。”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深入交談,老胡和老伴作為小胡的法定代理人,與小媛鄭重地在調解筆錄上簽了字,小胡與小媛解除婚姻關系,兩人的孩子小睿睿由老兩口直接撫養,小媛每月給付1000元的撫養費。

     臨行前,李欣告訴他們,雖然案件調解了,但關于小胡交通事故賠償方面的法律問題和家里遇到的其他困難,法院仍會盡力幫助。

                                  三秦都市報記者   張晴悅

[責任編輯:范為民]

王中王中特资料大全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