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房產中介團伙涉黑案背后 青年咋成下手“肥肉”

熱點跟蹤 中國青年報 2018-08-31 10:01
分享到:

全國首例房產中介團伙涉黑案背后

青年租客為何成為黑中介盯上的“肥肉”

朱明沒想到,畢業的第一個難題不是適應工作,而是租房。

5月底,武漢高校大四學生朱明在網上挑中了一個有獨立衛生間,價格剛過1000元的單間。與中介約好時間看房,可剛一進門,他就后悔了。客廳被門板隔成了兩個不足15平方米的小空間,粉刷師傅還在梯子上為墻壁上漆,一股刺鼻的味道彌漫了整個屋子。

朱明猶豫之際,一位自稱是房東的女士闖了進來,呵斥中介未經允許將房子改成隔斷間,要求施工師傅立刻停止裝修。察覺情況不對,他推辭有事便匆匆離開,后來上網一查才明白這是黑中介的慣用伎倆:為了多收租金瞞著房主建隔斷間,被房主發現后,最后倒霉的還是租客。

8月15日,全國首例房產中介團伙涉黑案在武昌區法院一審宣判。盤踞在武昌中南、亞貿一帶的安逸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短短3年,憑5萬元起家,非法營業額高達3300余萬元,“純利潤”超過1000萬元。該團伙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7項罪名,團伙頭目任洪卓獲刑19年。

據武漢市武昌區公安機關統計,在登記的200多名受害租客中,有90%是剛畢業的求職者和務工者,以青年群體為主,年輕人成了黑中介互相爭奪的“肥肉”。

剛住滿兩個月,黑中介便花式逼走租客

去年9月,剛畢業的喬玉在武昌區友誼大道附近租了個單間,水電、網費算一起,房租1100元,從出租屋步行上班只需20分鐘,下樓便可看到超市飯店。

按照中介“安逸之家”的規定:先交一個月押金,再付三個月的房租,但每個季度的房租需提前一個月交,租期結束后方退押金。但喬玉發現,這不是合同上所寫的“押一付三”,而是在變相地“押二付三”了。

“為圖個方便。”創業初期,喬玉著急處理完畢業事情,也沒多想,直接從學校搬到出租屋,安頓了下來。

入住后,先是中介答應的網線遲遲不牽。后來,住過這里的一位同學告訴他,之前曾短租過一個月,交了1100元的押金。租期結束后,中介耍起了賴皮,拒退押金。同學不想起爭執,只能不了了之。

一開始喬玉還抱著些許僥幸心理,剛住滿兩個月,中介的“花招”便一個接著一個使了出來。

一次,一位自稱是“房東”的人闖了進來,大聲叫嚷,說中介拖欠了他兩個月的房租,要撬門換鎖,威脅租客全都搬出去。有人當場質疑,要求查看“房東”的房產證。“房東”不給,只拿出了和中介公司簽的另一份合同以作證明。

租客立即跟中介公司打電話,質問情況。“對方說只要你把下個季度的房租提前交了,就能保證你繼續住下去。”這話讓喬玉警覺起來:恐怕是遇到了黑中介。

隨后幾天,屋里停水停電,洗衣機被“房東”搬走。樓棟大門的電子鎖,鑰匙也打不開了。每天“房東”不定時地敲門轟人。

有人打電話報警,民警出警后發現,雙方簽訂的合同本身是有效的,公司從法律上也早有準備,合同很好地規避了法律風險,公司向受害人口頭承諾的內容均未在合同里反映,民警僅就單起案件一時也不好處置。

一方面,“房東”整日來鬧,逼租客們搬走,讓大家要退租就去找中介。另一方面,租客們聯系上了中介,卻得到回復,按照合同,租期沒到不能退租,如果租客不想搬走就得繼續交房租。

其他3個房間的室友怕以后會出事,沒有付下一個季度的房租,一個月的房租和押金也不要,直接搬了出去。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讓喬玉啼笑皆非。一個星期后,新的室友馬上住了進來,原來的洗衣機也送了回來。過了兩個月,還是那個“房東”,還是同樣的戲碼又來鬧了一次。他打電話強烈要求中介公司退還押金,解除合同。對方先是以同樣的說辭敷衍,之后再撥過去,電話已無法接通了。正趕上過年回家,他也搬了出去,兩個月的房租打了水漂。

事后回憶起來,喬玉覺得事情頗為蹊蹺:如果是真房東的話,為何在兩個人搬出去后,洗衣機回來了,新的人住進來后,兩個月前的舊戲又重演了一遍。他懷疑是中介公司在演“雙簧”,設置連環套,坑騙租客的租金。

為何黑中介瞄準青年租客群體下手

喬玉的經歷并非個例。

2017年11月8日,武漢市公安局開展打擊黑中介專項行動,調查發現“安逸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引發糾紛多達數百起。而到了畢業季,該類報警量不斷增大,四五個月內發生類似警情180余起。

2016年,小娟通過“安逸之家”中介公司租房,因中介與房東發生了糾紛,租房合同被迫提前終止。中介公司停電停水,往屋內丟垃圾,逼迫小娟提前搬家。不僅單方面“被違約”,小娟還被中介強行克扣違約金,拒退押金。本就家庭困難,房租靠朋友救濟,一時氣憤,小娟只能以跳樓方式向中介公司索要房租,幸被警方攔下。

在克扣押金上,黑中介公司的做法同樣令人側目。2016年4月,大學生湯華等人在“安逸之家”公司簽訂的房屋租賃合同到期,要求辦理退房及退還押金手續,卻被公司以各種理由認定“違約”,指使人持臂力器、木棍實施威脅、驅趕,毆打租客,強占他們的租房押金1200元。

次年4月,胡星所租的房屋漏水,請求中介公司前來維修,對方威脅他盡快搬離住所。因胡星停交租金,對方報復,將其所住的房屋門鎖撬開,搬離房中的所有私人物品,扣押在公司。在胡星索要時,中介公司派人毆打租客,克扣房屋押金1800元,造成財產損失達7700余元。

黑中介何以敢明目張膽地勒索租客?武昌區公安局刑偵大隊掃黑隊四級警長劉佳分析說:“黑中介主要面向青年租客群體,他們認為剛畢業的大學生和外來務工人員,剛入職工資低,空余時間少,不愿意惹事。”

去年,剛從湖北大學畢業的大學生王曦,曾落入黑中介的“陷阱”,損失了2000余元的租金。談及維權,他反而覺得,“搬走是處理事情最好的辦法”。他擔心萬一惹惱了黑中介,極有可能引來對方報復,造成生命威脅。

一位租客加入了QQ群“租房受害者聯盟”。在帖子中,他感慨,“就是因為太多受害者忍氣吞聲,抗爭者力量又分散,這才助長了黑中介的囂張氣焰。”

也有租客嘗試去維權。一名北京租客曾在網絡社區爆料, 2015年4月5日合同到期后,打算不再續租,提前一周向中介交房。中介業務員告知要收走房屋鑰匙和《房屋租賃合同》,第二天就將押金原數退還。隨后幾天,中介卻以財務請假和下班等理由推脫。他開始向住建部門投訴中介的違法行為。“投訴前期還有人接電話,并且答復投訴處理的進展,后來再打電話,相關部門將他的問題踢來踢去”。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師也曾向媒體記者透露,從律師角度講,其實也不愿意接租房維權的案子。“標的金額太小,但凡有些資質的律師都瞧不上”。

黑中介陷阱要怎么防

武漢市武昌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的全國首例房產中介涉黑案逐漸揭開了黑中介的冰山一角。

去年11月8日,武漢市民反映黑中介猖獗,武漢市公安局決定開展打擊黑中介專項行動。公安機關調查顯示,所有的報警投訴,均指向武漢市安逸之家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和武漢市鴻潤德房產經紀有限公司。

武昌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辦案民警劉佳還原了黑中介黑社會團伙的發家史。

一頭欺詐房東,一頭坑害房客。他們租下房東的房屋后,非法隔斷成膠囊房轉租賺取差價,營業額高達3300余萬元,通過設置合同陷阱不斷抖狠滋事,獲利高達1000余萬元;欺騙、敲詐房東,強迫交易,截獲租金70余萬元;通過欺詐、暴力威脅、毆打等犯罪手段,非法強占房客定金、押金獲利200余萬元。

團伙組織嚴密,分工明確。任洪卓是團伙頭目,為了維系組織運作支出高達1000余萬元,其中看望被警方打擊處理的團伙成員花了5萬余元,用于賠償“善后”花了8萬余元。

劉佳向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介紹了黑中介租房合同中的“潛規則”。

這伙黑中介在與租戶簽合同的前期、中期、后期,都設置了相應套路。

首先,在簽合同前,租戶必須預支付一個月的房租作為定金,如果沒有及時簽合同,則定金不退還。同時,還會在簽合同前收取數百元的“衛生費”,如果不交,則定金也不予退還。

其次,在與租戶簽約時,黑中介會要求“除了‘押一付三’還要提前交一個月。在租戶入住一兩個月后,黑中介會擇機派人上門以斷電斷水的方式,逼迫租戶搬走,并強行認定租戶違約,拒不退還押金和剩余的租金。最后,合同到期,租客解除協議時,他們又會以房間物品損壞等理由收取維修費和衛生費,扣下押金”。

通過與年輕租客交流,劉佳發現,青年租房群體一旦遇到這種侵權事情,基本不會去維權,或者維權很少會成功。他認為,這類案件為合同糾紛,唯一有效的途徑是通過法院起訴。除此之外,還可通過政府相關職能部門投訴。但公安機關,對合同糾紛案件并不具備處罰權。

北京市易理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江濤建議,租客在遇到不合理的合同或者克扣租金行為時,可向住建委舉報備案,由該部門對中介公司進行處罰。若在維權中出現了敲詐勒索等故意傷害行為,受害人需保留證據,證明其行為的刑事違法性,向公安機關報案。

房產中介敲詐勒索租客的案例在國內并不鮮見。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北京馬某以個人名義出租,隨即通過恐嚇、威脅的手段強行索要中介費,朝陽法院判處馬某有期徒刑2年2個月。8月,美澳、金華愛家等12家房地產經紀公司存在克扣租金、押金、提前清退租戶等問題。北京市區兩級住建、公安、工商等部門對12家經紀機構集中約談。

現今,城市人才爭奪之戰日趨白熱化,但青年租房問題卻愈加尖銳,成為全國普遍性問題。有大學生曾在市長熱線留言:“如果大學生們紛紛被這些黑中介坑了,談何留下來創業就業?”也有網友發帖感慨:“初入社會,這種我為魚肉的滋味真的很痛苦,嚴重影響了我的生活。希望相關部門加強監管,讓租房的人有一個干凈純粹的生活環境。”

趙江濤認為,從全國范圍來看,中介市場大,監管部門少。在落實職權上存在一定程度的“踢皮球”現象,有些職能部門存在推諉,導致處理效率低,解決不暢,維權進展緩慢。他建議,在工商部門、住建委、公安等部門之間,成立專門聯合執法小組,聯動起來,細化管理職能,從而強化房屋租賃管理力度,緩解青年租房困境,真正地為城市留住人才。

(文中朱明、喬玉、湯華、胡星、王曦、小娟均為化名)

胡林 楊潔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程 楓]

王中王中特资料大全三肖中特期期准